登錄 注冊

                    凄涼犯·綠楊巷陌秋風起詩詞鑒賞

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20-07-20 詩詞名句 我要投稿

                    凄涼犯·綠楊巷陌秋風起詩詞鑒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詩原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凄涼犯·綠楊巷陌秋風起詩詞鑒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綠楊巷陌秋風起,邊城一片離索。馬嘶漸遠,人歸甚處,戍樓吹角。情懷正惡,更衰草寒煙淡薄。似當時、將軍部曲,迤邐度沙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追念西湖上,小舫攜歌,晚花行樂。舊游在否?想如今、翠凋紅落。漫寫羊裙,等新雁來時系著。怕匆匆、不肯寄與誤后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譯文翻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秋風從種滿楊柳的街巷刮起來時,這個邊境的城市就愈加顯出一片荒涼蕭索的景象。我仿佛聽見馬匹嘶叫著逐漸遠去,它載著旅人要到什么地方去呢,已經是傍晚時分,戍樓上正吹響嗚嗚的號角。我的心情惡劣極了,更何況眼前一片寒煙衰草,慘淡凄涼,就好像當年一位將軍率領軍隊,在沙漠上曲折行進的情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于是深深地追憶起,在汴京西湖上,攜帶著歌伶乘坐船艇,在傍晚的花叢中游樂的美好時光當時一起游玩的朋友們還在不在呢,我可以想象那里也到了翠葉凋殘,紅花落盡的秋天了。我用一幅衣裙把此刻的心情隨意題寫下來,等到春天雁兒飛過時就系在它們身上。只怕它們行色匆匆,不肯替我寄去,結果耽誤了日后的約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注釋解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凄涼犯,詞牌名,姜夔自制曲,有樂譜傳世,仙呂調犯雙調。又名《瑞鶴仙影》。雙片九十三字,仄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邊城:南宋之淮北已被金占領,為敵境,此淮南則被視為邊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離索:破敗蕭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戍樓:古代城墻上專用于警戒的建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部曲:古代軍隊編制單位。此處泛指部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迤邐(yǐlǐ):連綿不斷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舫(fǎng):船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翠凋紅落:綠葉凋殘,紅花飄落。暗示時節已至秋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羊裙:南朝宋人羊欣。比處代指贈予摯友的書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約:日后相聚的期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背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詞約作于光宗紹熙元年(1190),其時作者正客居合肥,目睹秋日邊城的離索景色—淮南地區成為邊防前線。作為該地重鎮的合肥,也失去了昔日的繁華,變得異常蕭條冷落。姜夔心生感慨寫下了這首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詩文賞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首詞上片描寫淮南邊城合肥的荒涼蕭索景象,下片在對昔日游冶生活的懷念中隱隱透露出一種“黍離”之悲。無限感慨,都在虛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片描寫邊城合肥的蕭條景象和自己觸景而生的凄苦情懷。南宋時,淮南已是極邊,作為邊城重鎮的合肥,由于經常遭受兵災,已經失去了昔日的繁華。發端兩句,概括寫出合肥城的荒涼冷落。“合肥巷陌皆種柳”,詞人將“綠楊巷陌”置于“秋風”“邊城”的廣闊背景中,以楊柳的依依多情反襯秋日邊城的蕭瑟無情。就更容易突現那“一片離索”。宋朝王之道《出合肥北門二首》描繪南宋初年合肥附近的殘破景象是“斷垣甃石新修壘,折戟埋沙舊戰場。阛阓凋零煨燼里,春風生草沒牛羊”。“一片離索”全屬寫實。然而,這兩句還只是粗線條的勾勒,猶如一幅大型油畫,人們首先看到的是畫面的總體輪廓:蕭索的邊城街巷中,一片楊柳在秋風中裊舞;及至近處觀察,讀者仿佛進入了具體的畫境,見到軍馬嘶鳴,行人匆匆,戍樓孤聳寒角悲吹。“馬嘶”、“吹角”訴諸聽覺,旅人、“戍樓”訴諸視覺;這些意象,或處于運動之中,或呈現為靜態,在蕭瑟的秋風中交織成一幅畫面,調動起讀者各種不同的感官,使之充分感受到邊城遭受兵燹那種特有的凄涼氣氛。接著,作者拋開對客觀景物的描繪,將自己此時的心情用“情懷正惡”四字,溝通了與讀者的聯系,隨即又在上述這幅畫面上抹上“衰草寒煙”的濃重一筆,再著一“更”字,寓情思于景語中,于是,畫面便在景情交融的高度上融為一體了。至此意猶未盡,歇拍二句再反實入虛,借助帶有某種特殊格調的比喻,傳寫自己身臨其境時的感覺:行經這座曾經繁華一時的名城,就好像當年隨將軍出塞的士兵,在荒無人跡的沙漠上艱難地跋涉,所感受到的是四處蕭條,一片荒涼,讓人難以忍受的無邊無際的寂寞孤獨。部曲,此泛指軍隊。迤邐,曲折連綿貌。這個比喻,為暗淡的畫面注入了一定的時代特色,它啟發當時的讀者不由自主地回憶起靖康之變以來的種種往事,不禁興起沉深的家國之恨,身世之愁。因而,這句比喻性聯想所觸發的滄桑之感,也就進一步深化和升華了畫面的意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片換頭由“追念”二字引入回憶,思緒折轉到過去,帶起整個下片。碧水紅荷,畫船笙歌,往日西湖游樂的美好生活,令作者難以忘懷。淳熙十四、五年間,姜夔曾客居杭州,他在當時所寫的一首《念奴嬌》詞中,曾以清新俊逸的筆調,傾吐過對于西湖荷花的深情:“日暮青蓋亭亭,情人不見,爭忍凌波去。只恐舞衣寒易落,愁入西風南浦。”此時,肅殺的秋風已把南浦變成一片蕭索,西湖荷花那幽幽的冷香可能也隨著“水佩風裳”的凋零而消逝了吧?“舊游在否”一句設問,將詞意稍稍振起,調節一下敘述的節奏。“想如今”句以揣測的語氣寫對西湖荷花的凋落的想象。前一句寫人,后一句詠荷,而于詠荷中也暗寓著撫今追昔、人事已非的滄桑感。這兩句與換頭三句所描繪的畫面形成一個鮮明的對比,在時間上則是一個過渡,即由追念轉到今天。如果說換頭三句是通過對西湖的優美風光及游樂生活的描繪,反襯了淮南合肥的冷落,則此二句對于西湖蕭條秋景的描寫,乃是由于作者置身于淮南的現實環境,受到周圍景物的觸發,因“情懷正惡”而對西湖景物進行聯想的結果,時空的穿插在這里得到了和諧的統一。作者愈是感到眼前環境的凄涼黯淡,對西湖舊游的`懷念之情就愈加強烈。于是,以下幾句,作者索性放筆直抒這種不能自己的感情。“漫寫羊裙”,用王獻之書羊欣白練裙的故事。《南史·羊欣傳》載,南朝宋人羊欣,年少時即工于書法,很受王獻之的鐘愛。羊欣夏天穿新絹裙(古代男子也著裙)晝寢,王獻之在他的新裙上揮筆題字,羊欣看到王獻之的墨跡,把裙子珍藏起來。這里“羊裙”代指準備贈與伊人的字幅墨跡。作者想象著:要把表達他此刻心情的信箋系到雁足上,讓他捎給心愛的情人。寫到此處作者猶覺意思未盡,但是,姜夔卻把鴻雁傳書這個人們熟悉知的故事再翻進一層:只怕大雁行色匆匆,不肯替我帶信,因而耽誤了日后相見的約會。所以,“羊裙”只是空寫,懷友之情也就始終無法開解,這就使讀者對詞人的寂寞處境和悲傷情懷更加同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也是姜夔的一首自度曲。序中所說的“犯”調,就是使宮調相犯以增加樂曲的變化,類似西樂的轉調。所謂“住字”,即“殺聲”,指一曲中結尾之音。《凄涼犯》這個詞調,是仙呂調犯商調,兩調住字相同,所以可以相犯。關于它的聲情,正像龍榆生所說:“在整個上片中沒有一個平收的句子,把噴薄的語氣,運用逼側短促的入聲韻盡情發泄。后片雖然用了兩個平收的句子,把緊促的情感調節一下;到結尾再用一連七仄的拗句,顯示生硬峭拔的情調。”(《詞曲概論》)姜夔在行都(杭州)令國工吹奏此曲,謂“其韻極美”。曲調與詞情契合,聲情并茂具有一種獨特的音樂美,體現了姜夔高度的音樂修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【凄涼犯·綠楊巷陌秋風起詩詞鑒賞】相關文章:

                    1.《凄涼犯·綠楊巷陌秋風起》古詩詞鑒賞

                    2.《凄涼犯》原文及鑒賞

                    3.待到秋風起

                    4.又是秋風起

                    5.待到秋風起

                    6.又見秋風起

                    7.等秋風起作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8.《凄涼犯》宋詞鑒賞

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福利短视频在线观看,老司机在线视频,6火箭精品视频在线观看